您的位置: 單機 > 原創 > 最新原創
最新原創 遊戲評測 觀點投票 專欄 節目
  • 威震天被舉報了。當然,這裏説的並不是動畫《變形金剛》,或是由此改編的同名電影,而是最近一段時間裏,因為獨特的“話癆”屬性,而在網絡上迅速走紅的,北京環球影城裏的威震天。如果你平時經常刷短視頻,那麼最近應該沒少刷到過這位身患“社交牛逼症”的威震天,和遊客互動時的搞笑場景。作為環球影城中的一名“打工人”,威震天日常的工作,就是站在舞台上,和前來遊玩的遊客們互動、合影。但有趣的一點是,為了讓威震天這名大反派展現出和原作不一樣的反差感,北京環球影城的威震天,被塑造成了一名話癆型角色。它不光時刻掌握當下熱點資訊,熟練運用各種流行文化梗來和遊客互動,並且面對每一位上台尋求合影的遊客,它都會無差別地對他們發表一通來自高級外星文明的“嘲諷”。幾乎每一位上台合影的遊客,都會被嘴碎的威震天指指點點一番。從合影姿勢、着裝打扮,到和台

    2021-10-07 18:29:11
    0 萬物皆虛
  • 最近,有關《迪迦奧特曼》被全網下架這件事,在國內互聯網上,鬧得沸沸揚揚,各種各樣的説法層出不窮。“迪迦奧特曼”下架的關鍵詞,甚至一度衝到了微博熱搜榜第一。 網友聚焦的重點,逐漸落到了江蘇省消保委在今年4月,發佈的一份《動畫領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長安全消費調查報告》上。在其中的“陰暗黑化元素統計情況”一列,《迪迦奧特曼》就位居榜首,最多達到43個問題點。不過,江蘇消保委及時解釋並否認自己與《迪迦奧特曼》下架的關係。 就在《迪迦奧特曼》下架的風波愈演愈烈時,各大網站又開始陸續將《迪迦奧特曼》重新上架。於是,這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了下來。然而,網友們很快又發現,重新上架的《迪迦奧特曼》,在諸多劇集上,都有刪減情節的情況。也就是説,現在網友們能看到的《迪迦奧特曼》大多為剪輯過的刪減版。 這不禁讓人聯想到,在榜上的這些動畫,是否

    2021-10-04 20:03:56
    0 店點
  • 2021年,或許我們正在見證“渠道為王”的時代走向終結。9月23日,《原神》正式上架騰訊應用寶,目前下載量已達73萬。和往常不同的是,米哈遊與騰訊的分成比例是7:3,米哈遊佔七成。更為誇張的是,應用寶下載的《原神》,依然是米哈遊運營的官服,並沒有接入騰訊的QQ/微信賬號體系。 早在《原神》公測之前,米哈遊就曾與國內一眾渠道坐下來聊過,希望能夠保持國際慣例的三七分成,未果。眾所周知,國內以“硬核聯盟”為首的強勢安卓渠道,長期維持着五五分成比例,至今仍未進行調整。而包括蘋果在內的國際渠道分成比例,基本上都默認採用三七分。這二成的利潤,成了國內遊戲公司與安卓渠道之間的天然矛盾。也就是説,在幾乎沒有依仗渠道推廣的情況下,《原神》在2020年實現了全球範圍內的流水收割,其海外流水佔比將近五成。國內唯二合作的渠道,是二次元

    2021-10-03 22:16:31
    0 貞酒歌
  • FuRyu是個有趣的廠商。我是説,在今年之前,我對他們的印象就只是“好像做了挺多遊戲,但具體做了些啥不太清楚”,但《卡里古拉2》徹底扭轉了這種印象——除了因為肉眼可見的貧窮,而導致的製作規格問題以外,這遊戲作為一款JRPG,簡直一點兒毛病也沒有(具體的我就不在這裏贅述了,感興趣的可以點擊這裏查看)。所以你看,作為“冷飯”的《卡里古拉2》都如此牛逼了,那麼無論是賣相還是製作層面都和它有些類似的《罪惡王權》,自然會令人感興趣——而我們也十分有幸地受到了雲豹娛樂的邀請,和《罪惡王權》的製作團隊聊了聊。當然,因為採訪對象的繁雜,我們將這次的對談分為了上下兩個篇章發佈:第一篇訪談主要的受訪對象是林風肖先生,他擔任本作的製作人、監督,以及總編劇,此外還有負責本作的劇本檢修與協力的伊藤龍太郎先生,共同參與採訪——所以,第一篇

    2021-10-02 20:51:37
    0 銀河正義使者
  • 自從人類踏入信息時代,各類數字產品的發展可謂是突飛猛進。藉由“信息革命”以及數字化時代來臨,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,也是層出不窮。最明顯的,可能就是“虛擬”一詞的“濫用”——或許不能叫“濫用”,但現在確實有種“什麼東西掛上‘虛擬’,就能變成潮流”的趨勢。 現實中有歌手,那就整個“虛擬歌手”,當初無論是日本的初音未來,還是國內的洛天依,都風光了好一陣子;現實中有貨幣,那就出個“虛擬貨幣”,想必你應該聽過不少人買“比特幣”或者“狗狗幣”一夜暴富或破產的故事,順帶還能Diss一波特斯拉老總馬斯克;現實中有主播,“虛擬主播”便應運而生,從最早的油管到現在的B站,各種人設的Vtuber已經見怪不怪,甚至還發展成了“虛擬偶像”,類似於A-soul的各種3D虛擬偶像企劃,也是在最近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湧現。 但是,當“手辦”這個詞前

    2021-10-02 19:11:06
    0 店點
  • -1-2017年爆火的《絕地求生:大逃殺》,讓許多人第一次接觸到了“大逃殺”這個概念。之後幾年,《Apex英雄》等“吃雞”遊戲如雨後春筍,進一步壓實了人們對“大逃殺”的固有印象——一場只能有一位倖存者的死亡遊戲。藉助遊戲影響力出圈之後,“大逃殺”也成了虐殺類B級片的金字招牌。但凡是“最後只能活一個”的題材,就可以掃進“大逃殺”這口籮筐裏,通俗易懂,易於推銷。因此,這類影視作品也一直十分走俏,爆款連連。就比如,最近上線的《魷魚遊戲》。 《魷魚遊戲》是一部韓國網飛的原創劇集。故事架構非常簡單,456個社會底層的爛命雜碎,闖關爭奪456億韓元(大約 2億5千萬人民幣),贏家通吃,輸的去世。劇中有複數的主要角色:愛女心切的離異賭鬼成奇勳,編號456;身負鉅債的金融白領曹尚佑,編號218;生死看淡的狠人老頭吳一男,編號0

    2021-10-01 21:42:18
    0 太空棕熊
  • FuRyu是個有趣的廠商。我是説,在今年之前,我對他們的印象就只是“好像做了挺多遊戲,但具體做了些啥不太清楚”,但《卡里古拉2》徹底扭轉了這種印象——除了因為肉眼可見的貧窮,而導致的製作規格問題以外,這遊戲作為一款JRPG,簡直一點兒毛病也沒有(具體的我就不在這裏贅述了,感興趣的可以去看看伊東老師的一些觀點:《卡里古拉2》評測:可能是今年最大的JRPG黑馬)。所以你看,作為“冷飯”的《卡里古拉2》都如此牛逼了,那麼無論是賣相還是製作層面都和它有些類似的《罪惡王權》,自然會令人感興趣——而我們也十分有幸地受到了雲豹娛樂的邀請,和《罪惡王權》的製作團隊聊了聊。 當然,因為採訪對象的繁雜,我們將這次的對談分為了上下兩個篇章發佈:第一篇訪談主要的受訪對象是林風肖先生,他擔任本作的製作人、監督,以及總編劇,此外還有負責本

    2021-10-01 20:37:18
    0 銀河正義使者
  • 俗話説,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。許多遊戲產品起初靠着新鮮勁,保持着很高的熱度,可經歷過一段時間市場的風浪就原形畢露。如今,距離SLG手遊《榮耀新三國》上線已經過了一個月,網友對其的態度是否發生了改變呢?對此,我們在3DM的論壇上專門發起了討論活動,不妨來看看玩家們現在是如何看待《榮耀新三國》吧。希望官方能對卡池的武將分類進行優化來自3DM論壇玩家,ID為逸軒老媽a《榮耀新三國》應該是我接觸到現在,對SLG機制改動相對最大的一款SLG遊戲了,並且加入多種全新機制的情況下,依舊保留了原汁原味的SLG遊戲體驗。而這些新的玩法與機制,我都是很喜歡的。特別是全新的官道與平地穿行機制,讓前期的遊戲體驗巨好。還有輸出極高的攻城車,前期必練,養肥一點,很長一段時間輸出約等於一個武將,還有保留等級的寶物,都是相當實在的玩法。此外

    2021-09-30 16:33:21
    0 小鹹魚籽
  • 我跟你説,《我的世界》你聽過伐,對對對,就是《迷你世界》抄襲的那個,全球銷量第一的那個。很牛逼對不對?《泰拉瑞亞》就是2D版的《我的世界》,怎麼樣,是不是很厲害,現在您能吃我一記安利了嗎?

    2021-09-30 16:00:15
    0 太空棕熊
  • 半個月前,《人生重來模擬器》以如它遊戲本身一樣詼諧與荒誕的方式,引領了一波互聯網討論熱潮。超過四百萬人(現在可能遠遠不止)在這個遊戲中,不斷重啓着屬於他們的弔詭人生。 某種程度上,這種熱潮,相當能夠被理解。畢竟,“詩和遠方和田野”,固然寓意着這個世界還有美好與希望,但大多數人能夠看到的,一般只有無需付費的眼前的苟且。眼光長遠一些的,還能看到過去的苟且,以及將來很有可能到來的苟且。所以,現代人大抵是不相信“詩與遠方”的。當生活的敲打難以承受之時,想着重開,也是很合理的想法。 若非如此,“重生之我是XXX”之流,也不會攻佔網文的題材高地。TAPTAP上也不會總有《祖宗保佑》《抽卡人生》這樣的作品上榜。 但人生模擬的遊戲茫茫多,為什麼《人生重開模擬器》能夠獨領風騷?平心而論,《人生重開模擬器》並非多麼出色的遊戲,它的

    2021-09-30 14:27:06
    0 廉頗
  • 現如今,因為疫情防控影響,絕大多數遊戲都需要跳票,來保證製作週期的完整性。《永世必死》卻有些與眾不同,在大家都準備跳票的同時,它倒是來了個反向跳票,將遊戲的發售時間由2022年改為了2021年。但這並不意味着遊戲的內容不夠完整。相反,從我拿到的試玩版本來看,遊戲的大部分內容都已經做好,目前正處於打磨細節的階段。在經歷了十幾個小時的遊玩之後,《永世必死》確實給我帶來了與同類遊戲不一樣的體驗。首先,為了塑造這個不一樣的體驗,製作組並沒有像同類遊戲一樣,將敵人聚攏,從各個角度來圍攻主角,而是更偏向於“1V1”的戰鬥方式。玩家將會跟任意一個敵人進行戰鬥,將其擊敗之後,會有另一個敵人上台繼續戰鬥。但這樣的“1V1”,本質上玩家還是需要面對多個敵人,只不過不是同時面對,而是“車輪戰”。但車輪戰帶來的後果,便是玩家無法對多個

    2021-09-29 22:34:26
    0 星河
  • 剛剛結束的東京奧運會,着實讓人大開眼界了一番。不管是奧運會開始前的巨大人頭氣球,還是圍繞東京灣大腸桿菌超標引發的爭議,都讓這屆奧運會“未賽先火”。中國健兒們身在異國他鄉,努力在賽場上拼搏的身影,更是感動了一波又一波的觀眾。藉着東京奧運會,一些原本冷門的項目,隨着我們的選手斬獲金牌,快速衝進了大眾視野,並且收穫了巨大的關注。這其中,就有一劍封喉的新晉奧運冠軍,孫一文。14歲開始接觸擊劍,29歲斬獲東京奧運女子重劍個人賽金牌,孫一文身上,頗有一種江湖俠客獨孤求敗的豪情。重劍決賽中,孫一文的對手世界排名第一,實力極其強大,雙方一度打到10比10平,進入“決一劍”階段。“決一劍”頗有當年足球比賽“金球”的味道,誰拿下這一分,誰就贏。電光火石之間,斬斷雜念的孫一文,果決地刺出了手中的劍。此時的她,已經與劍融為一體,劍既是

    2021-09-29 09:59:47
    0 廉頗
  • 都説土木工程專業是目前最吃香的行業之一,但與這番言論相對的,則是網絡上一條條“土木老哥”們“提桶跑路”的趣事。對於自己的專業,“土木老哥”少有不“深惡痛絕”的,甚至還有部分“土木老哥”,勸誡網友不要選土木工程專業。這架勢,與很多醫學生網友口中的“勸人學醫,天打雷劈”頗為相似。 儘管土木工程在現實中被網友們各種嫌棄,但這並不影響玩家喜歡在遊戲裏進行土木工程作業。比如,很多在玩家間熱度很高的開放式沙盒遊戲,其中的“建造”玩法,就是玩家喜歡這類遊戲的重點。説來也怪,一旦遊戲裏有了“建房子”的玩法,那必然會出現玩家“沉迷建房,不能自拔”的現象,即便是《AI少女》這種“硬核黃油”,玩家都能因為建房子,而嫌棄“女NPC”礙事,玩成別樣的“硬核遊戲”。而在《泰拉瑞亞》這樣的標準開放式沙盒遊戲中,玩家鍾情於“建造”玩法的情況,

    2021-09-28 22:59:23
    0 廉頗
  • 這段日子,我已經被一句廣告詞洗腦了——“原來你也玩《原神》?”廣告中,幾位大學生來到肯德基參加《原神》線下聯動,大庭廣眾之下,喊出了那句經典台詞“異世相遇,盡享美味”。一位男同學身穿璃月校服的樣子,和“京圖”有着異曲同工之妙。廣告的最後,旁白應景地補上一句話,“原來你也玩《原神》。” 像這樣的廣告,米哈遊已經拍了很多個,每一支廣告,都會配上“原來你也玩《原神》”這句台詞。這些廣告甚至可以連起來當短劇看,劇情還有前後呼應。劇中涉及的人物形形色色,不管是在校大學生,還是步入社會的工薪階層,彼此之間都因《原神》,產生了新的聯繫。 廣告之外的現實世界,的確正在因《原神》產生微妙的變化。前不久,上海ChinaJoy的現場,《原神》角色的Coser隨處可見。《原神》展區更是排起了長龍,人氣空前。身邊的同事裏,玩《原神》的人

    2021-09-28 09:16:53
    0 廉頗
  • 9月22日,《CS:GO》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版本更新,“激流大行動”活動正式開啓。然而在一系列的新內容之外,玩家們發現經典地圖Dust2迎來了一次修改,匪家中路新增了遮蔽建築,從此以後,廣受玩家喜歡的“中門對狙”,退出了歷史舞台。 屬於《CS:GO》玩家的“爺青結”,終究還是來了。這是一次成功的調整嗎?也許此刻尚無法給出判斷,需要讓子彈再飛一會兒。但對於玩着CS長大的人而言,沒了中門對狙,總會覺得人生缺了點什麼。的確如部分網友所言,Dust2這張圖足稱經典,甚至於説它代表着CS的精髓都不為過。經歷了時間檢驗的Dust2,已經成為很多玩家的青春回憶。發行商Valve可以有很多種方式處理這一事件,比如製作一張全新的地圖,比如推出新的模式,但Valve選擇了一種最傷害玩家感情的方式。如果要改的話,為什麼到現在才下定決心

    2021-09-27 21:37:54
    0 貞酒歌